生活的小思

這次能遇到

二十多年沒見面的老爺姪子夫婦

雖說 我沒準備晚上穿的洋裝

後來才想到 怎麼沒請老爺幫我帶來啊

因為該餐廳 有穿得很casual 也有穿得比較像紐約人的正式

偏偏姪子太太穿的 就是晚上的小禮服之類的

害我覺得穿白天的洋裝 真的有點不配合呢

話說 老爺和姪子的關係

因為他太太想搞清楚這些親戚關係

我們聽了後 也是"霧煞煞"(台語)

因為老爺家的龐大家族

每次聽了 也記不清楚

還不是直接的叔侄關係 大概是堂或表之備的關係來的

不管如此 兩人算熟

因為當時 一起在孟買 準備考會計師時 兩人一起參加 一起準備

大概是有參加甚麼補習班之類的

所以兩人一起做過這件事

給了住址 從旅館開去 沒有很遠

華盛頓的堂兄 還說錯城鎮呢

之前說過 我對她們懷有難忘的心情

二十多年前 應該是去住過她們在Cary 剛買的新家

為甚麼會去住 我也忘了

還記得去過某個人在 Barrington 的公寓 記得有湖

這次也終於搞清楚

原來最先她們住在公寓 我們也去拜訪過

人老了 開始懷舊 某些地方 時事物 都忘了當時的詳情

早餐時 她們送上Mistuwa Hippo Bakery的吐司

我到現在還難忘 她們特地去買

可是主人早就忘掉這件事

但是我和老爺 二十多年來 都沒忘掉

只怪老爺 沒繼續連絡

另一件記得的事 就是她的花園種著矮種的紫丁香

她告訴我 她喜歡這個香味 請園藝公司種的

那時後 我才知道原來也有矮種的紫丁香

這次的家 我並沒有看到紫丁香呢

那次應該她剛生兒子

我記得很清楚 她告訴我 生產的痛苦

抱怨她的婦產科醫生

也記得她說 : 我絕對不要再生小孩了

就這樣子 我的記憶停在二十多年前

因為老爺沒連絡 所以我們也不知道近況

華盛頓的堂哥 只有提到他的身體很不好

看了 才知道

老爺家族有背疾 會背痛 也無法開刀診治的

姪子從小 聽說就是超重的大個子

現在看來 因為超重 肚子超大的啤酒肚

我想因為身體負荷太大吧 體重過高吧

所以背部已經明顯的駝下來一團 非常的變型的脊椎骨

已經嚴重到 無法改正過來

又經常出差

老爺說 他的工作換過不少公司呢

不像老爺一家公司做二十多年的

後來太太出現

一樣的擁抱歡迎 西方人都這樣啊 印度人也是

其實我很不習慣這樣的

先出來的 就是第一個兒子

我說 我上次看到你 你還是小寶寶啊

我想 就是這樣了吧 因為記得她說過 不會再生小孩

wait a minute 怎麼又出現一個男孩 說是老二

那就兩個吧

What! 又出現第三個 第四個 排成一排

記得真善美這部音樂片子吧

女主角去到他家時 所有小孩排成一排的仗陣

同樣的情形

我還搞不清楚 因為我的記憶留在她二十年前告訴我的事情

第三個是女孩 第四個才八歲 是男孩

我可是嚇呆了

怎麼說 怕生小孩的人 一下子生了四個啊

中國人說的 太多產了吧

我還失禮的這樣說 意思是褒獎她

我還調侃說 我們才一個而已呢

後來她帶我去花園

她說 你不知道吧 我們中間那兩個小孩

是從哥倫比亞領養的

我突然目瞪口呆 不知如何是好 對自己的失言

她說 帶著第一個寶寶 發現小孩可愛

可是卻一直無法再懷孕 試過各種人工懷孕的方法

我沒追問 為甚麼會領養哥倫比亞的小孩 還領養兩個呢

後來她說 她的管家也是哥倫比亞人 我想和這個國家恐怕有點關係吧

結果上天對她開了一個大玩笑

經歷各種想懷孕的方法 失敗後

43歲時 竟然又懷孕生下一個兒子呢

當小孩站成一排

我有看出第二 第三小孩 長的不像他們的混血兒小孩

但是哥倫比亞人 看起來也像印度人的膚色

我也不去懷疑

回家後 我和老爺談起這件事

因為看到姪子的身體狀況

這樣的身體 恐怕高血壓 心臟病等 都很有可能

他還說 至少還得工作十年 因為最小的兒子才八歲啊

不能早早退休

小孩全都送私立天主教的學校

第三的女兒 也才剛上高中而已

想到姪子太太說 整天衣服洗不完啊

還不只如此 老大從名校的賓州大 學畢業 已經兩年

還在家中 沒有出去工作

聽說 會突然出現像食物過敏的紅疹

還有 突然忘記剛才發生的事情

已經去過美國很多醫院問診 身體檢查

卻查不出任何身體上的不對

因此姪子太太說 可能是心理原因

但是姪子不肯認定是這樣的原因

女兒說 心理病 會有可能出現這樣的症狀

既然生理找不出問題 應該找找心理醫生看看

所以姪子一人 得負擔這樣全家六人的生計啊

我們想了 都覺得這個擔子好重啊

也無法猜出 是誰提議要收養小孩

老爺說 他姪子絕對不可能

而且不是一個 還收養兩個呢

我們外人 可能會覺得 為甚麼做這樣的決定

讓自己的擔子變重呢

也替他們擔心 怎麼走下去呢

老大的問題 希望不是像我們舊鄰居的老三

已經心理醫生換了很多個 也沒人可以幫助

鄰居才發現 原來好的心理醫生很少 很少啊

但是我想 每個人 有每個人做決定的基礎

不是旁人可以說怎麼樣

她們一定也深思熟慮的決定的

不過不知道妳們會不會像我一樣

很怕 很久沒見過的朋友等 近況不好的

因為希望大家都很幸福 健康

也不是我們能力 可以去改變別人的生活的

只能幫她們祈禱而已吧

最近Google 以前在公司的同事

那時候我剛進入顧問部們 去了馬尼拉受訓 她擔任我受訓課程的老師

和我不錯

後來我結婚 我和老爺 和她還有她先生

還在紐約義大利村吃飯

記得她超愛大蒜 點的大蒜披薩 把老爺嚇到

發現她還住在二十多年前的公寓 只是換了單位

而且就在東村

我想連絡 又不太敢

因為這麼多年 還住在這麼老舊的公寓

會不會近況不好

她早就離開以前的公司

老爺在Linkedin

也無法找到她的資料 這最大的professional的網站

想見 又怕見呢

不過這次見面 從聊天 知道姪子太太想做的事情

她有拿到律師資格 之前 在幫房地產破產的人 打官司

她對其他的 也有興趣

剛好老爺的同學 就在華盛頓 做這樣的事情 忘了詳細

anyway 老爺同學是CEO

所以老爺幫她簽線介紹

這就是我說 在美國 也是需要人脈的

希望她可以找到 她想走的方向

可以幫到她的忙 因為他很想工作

他能夠有謀生能力也比較好

51歲 要找工作 也不簡單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